睚眥必報:沒經歷過人生的至暗時刻,就無法體會范睢內心的痛苦!

提到「睚眥必報」這個成語的由來,就不得不提到秦國的名相范睢,世人只知道范睢是個睚眥必報的人,卻不知道范睢曾經經歷了什麼,如果妳也有和范睢一樣的經歷,恐怕就不是僅僅「睚眥必報」那麼簡單了。 妳若未歷苦,切莫勸人善!

范睢者,魏人也,字叔。游說諸侯,欲事魏王,家貧無以自資,乃先事魏中大夫須賈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范睢,是魏國人,屬于當時十分有能力的游說之士,他游說諸侯,想得到魏王的信用。但是由于家貧沒有引薦之資,只好退而求其次,在魏國中大夫須賈手下混口飯吃,同時等待屬于自己的機會出現。可見戰國時,魏國這個地方出的能人不少,在范睢之前,商鞅就出身于魏相公叔痤的門下,起點和范睢類似,也不是很高,因此很多人稱他為中庶子。為什麼會這樣?因為他們缺少引薦之人,商鞅屬于被公叔痤壓制,而范睢屬于沒有錢財缺少門路。

誣陷:須賈的無中生有,讓范睢差點被魏齊打死。

須賈為魏昭王使于齊,范睢從。留數月,未得報。齊襄王聞睢辯口,乃使人賜睢金十斤及牛酒,睢辭謝不敢受。須賈知之,大怒,以為睢持魏國陰事告齊,故得此饋,令睢受其牛酒,還其金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須賈被魏王安排出使齊國,范睢作為須賈的隨從一起出發,在齊國的幾個月里,齊王聽說范睢很有本事,便賞賜給范睢酒肉和金銀,但范睢都沒有接受。須賈知道了以后十分生氣,認為范睢泄露了魏國的機密給齊王,所以才會受到賞賜。但須賈并沒有立刻發作,而是讓范睢接受酒肉,把金銀退還給齊王。

既歸,心怒睢,以告魏相。魏相,魏之諸公子,曰魏齊。魏齊大怒,使舍人笞擊睢,折脅摺齒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回到魏國以后,須賈把這件事和自己的猜測都告訴了魏國的相國魏齊。這位爺是宗室公子,一聽范睢有賣國的嫌疑,立刻來了精神,命令手下把范睢捆綁起來毆打審問。范睢想為自己申訴,但魏齊讓人用布條堵住了他的嘴,讓范睢百口莫辯。魏齊仆從的棍子打折了幾根,范睢已經遍體鱗傷,如果繼續打下去,我們的范睢大人就要壯志未酬身先死了。

睢詳死,即卷以簀,置廁中。賓客飲者醉,更溺睢,故僇辱以懲后,令無妄言者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范睢不想死,為了活命他只好裝死,魏齊認為范睢真的死了,于是讓人把范睢用席子包裹起來,先扔到廁所里面。很多參加飲宴的人上廁所,把尿都澆在了范睢臉上,并指著范睢大笑,范睢一動不動,就像是真的死了一樣,就算他想動也動不了,因為除了腦子清醒外,范睢全身都動彈不得,士可殺不可辱,但范睢此時只能任人宰割,連發怒的權力都沒有, 人只有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,才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無助!

睢從簀中謂守者曰:「公能出我,我必厚謝公。」守者乃請出棄簀中死人。魏齊醉,曰:「可矣。」范睢得出。后魏齊悔,復召求之。魏人鄭安平聞之,乃遂操范睢亡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好不容易等到廁所沒人了,范睢對管理廁所的雜役鄭安平說:「老弟,如果妳能救我,我必定重重感謝您!」這個雜役于是向魏齊請示,是否可以把廁所里的死人清理一下,否則影響賓客們的心情。魏齊這時已經喝的大醉,于是隨口說道:「可以!」范睢才僥幸逃出了相府。等到第二天魏齊酒醒了,又想起范睢的時候,范睢已經在鄭安平的幫助下逃走了。

魏人鄭安平聞之,乃遂操范睢亡,伏匿,更名姓曰張祿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到哪里去呢?東方六國就算了,和魏齊比強不到哪里去,范睢也不想繼續為他們賣命,他要報復給自己造成傷害的人,到秦國去成了唯一可以做出的選擇。范睢改了名字為張祿,藏在鄭安平家里,機會不久就出現了。

王稽:有了王稽的鼎力相助,范睢終于來到秦國大展拳腳。

當此時,秦昭王使謁者王稽于魏。鄭安平詐為卒,侍王稽。王稽問:「魏有賢人可與俱西游者乎?」鄭安平曰:「臣里中有張祿先生,欲見君,言天下事。其人有仇,不敢晝見。」王稽曰:「夜與俱來。」鄭安平夜與祿見王稽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秦昭襄王的使者王稽出訪魏國,鄭安平冒充驛站的侍者接近王稽,服侍他的起居十分得體,王稽便問:「如今魏國有什麼能人嗎?妳可以推薦給我,我引薦他入秦為官!」鄭安平連忙說:「我的府中剛好有位張祿先生,是世間難得的大才,本來我想引薦給您,但他在魏國的仇家太厲害,因此他不敢出來見您!」王稽說:「沒什麼關系,妳和他晚上來見我就行了,這樣可以避人耳目!」

語未究,王稽知范睢賢,謂曰:「先生待我于三亭之南。」與私約而去。王稽辭魏去,過載范睢入秦。至湖,望見車騎從西來。范睢曰:「彼來者為誰?」王稽曰:「秦相穰侯東行縣邑。」范睢曰:「吾聞穰侯專秦權,惡內諸侯客,此恐辱我,我寧且匿車中。」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兩個人談了很久,王稽知道范睢不是一般人,而是治世之才,于是對他說:「先生可以提前在三亭之南等我,我離開的時候帶您一起回秦國!」王稽帶著范睢返回秦國,半路上遇到了穰侯魏冉,范睢知道這是一個挑戰,不能讓魏冉發現自己,否則自己就休想在秦國出頭了。于是他對王稽說:「我素聞穰侯比較討厭外來的人,如果讓他發現我,恐怕對我不利,請允許我藏在車里!」

有頃,穰侯果至,勞王稽,因立車而語曰:「關東有何變?」曰:「無有。」又謂王稽曰:「謁君得無與諸侯客子俱來乎?無益,徒亂人國耳。」王稽曰:「不敢。」即別去。——《史記·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過了一會兒,穰侯魏冉果然來了,他對王稽說:「妳辛苦了,東方六國有什麼大事發生嗎?」王稽回答:「沒有什麼大事!」魏冉又問:「妳有沒有帶什麼人回來,切記不要相信東方六國人的鬼話,他們都是些只會呈口舌之利,沒有什麼真本事的人罷了!他們來了只會混淆視聽。」王稽回答:「不敢,沒有什麼人一起回來!」王稽回答完,便向魏冉告辭離開。

范睢曰:「吾聞穰侯智士也,其見事遲,鄉者疑車中有人,忘索之。」于是范睢下車走,曰:「此必悔之。」行十馀里,果使騎還索車中,無客,乃已。王稽遂與范睢入咸陽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范睢對王稽說:「穰侯可是個出了名的智者,他不會輕易相信人,剛才沒有看車里,他一定會后悔的,因此他必定會回來檢查的!」說完范睢下了車,開始步行前進,又走了十幾里路,魏冉果然又回來了,他把王稽的車徹底檢查了一番,沒有發現什麼后才離開。看著魏冉遠去的背影,范睢長出了一口氣,對王稽說:「危機解除了,我們可以放心上路了!」于是范睢和王稽一起進入咸陽,在和魏冉的第一次交鋒中,范睢占據了上風。

魏冉:扳倒了穰侯魏冉和太后,范睢走上了人生頂峰。

于是廢太后,逐穰侯、高陵、華陽、涇陽君于關外。秦王乃拜范睢為相。收穰侯之印,使歸陶,因使縣官給車牛以徙,千乘有馀。到關,關閱其寶器,寶器珍怪多于王室。秦封范睢以應,號為應侯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范睢知道必需搬到穰侯魏冉,于是他多次與秦昭襄王討論問題,當然他的話是循序漸進的不露聲色的,并沒有直接將矛頭指向太后和魏冉。

他對秦昭襄王說:「現在外面很多人只知道穰侯和太后,而不知道有秦王,如此下去,恐怕大秦的天下就未必是您贏氏所有了!」緊接著范睢指出魏冉等人謀私利,而致國家利益不顧,為了擴大自己的封地,居然越過韓國和魏國去攻伐齊國的地盤。這麼做對國家來講,沒有任何好處,只是擴大他們自己的封地而已。在范睢的努力下,秦昭襄王接受了建議,廢太后之權,把魏冉等四人驅逐出境,至此,以魏冉為首的秦國「四貴」,徹底退出了歷史舞台,而范睢被秦昭襄王拜為丞相封應侯,全面接掌了秦國大權。

睚眥必報:恩怨分明的范睢,開始有恩報恩、有仇報仇。

范睢大權在握,馬上就對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進行報復,首先是須賈。須賈作為魏國使者來到秦國,他要見的人就是秦國的相國張祿,而這個張祿自然就是范睢本人。但須賈沒有門路,想見張祿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,于是主動接近須賈。須賈認出了范睢,他自己有愧于范睢,導致范睢差點被魏齊處死。

于是須賈對范睢說:「看妳如今無依無靠,不如在我門下,至少還有個營生!」范睢說:「我沒有什麼別的才能,替妳趕個馬車,還是沒什麼問題的。另外我在秦國這麼多年,和張祿比較熟悉,我可以引薦妳去見他!」須賈說:「那真是太好了!」

第二天來到張祿府上,須賈發現張祿府上的人都不敢正視范睢,心里不免有些奇怪。范睢對須賈說:「您先等一等,我進去給您通報一聲!」須賈等了很久,范睢也沒有出來,他向左右的人問:「剛才我朋友范睢進去,怎麼還不出來呢?」左右人回答:「哪有什麼范睢,那就是我們府上的張祿大人、張丞相!」「什麼!」須賈大驚失色,這時候范睢出來了,須賈跪在地上口中連聲說:「請饒命!」范睢說:「本來我想殺了妳,但是看在妳念舊情上,我今天饒妳不死!」

而對于魏齊,范睢不會放過他。魏齊知道后逃到了趙國,藏在平原君趙勝府里。范睢自有辦法,借著趙國平原君出使秦國的機會,秦昭襄王扣押了平原君趙勝,并表示如果魏國不交出丞相魏齊,就處死平原君趙勝。魏齊向信陵君魏無忌求救,魏無忌忌憚秦國的強大軍力,一時沒有答應他,魏齊走投無路只好自裁,而趙王立刻拿把魏齊的人頭交給秦國,去換回了平原君趙勝。

范睢不懌,乃入言于王曰:「非王稽之忠,莫能內臣于函谷關;非大王之賢圣,莫能貴臣。今臣官至于相,爵在列侯,王稽之官尚止于謁者,非其內臣之意也。」昭王召王稽,拜為河東守,三歲不上計。又任鄭安平,昭王以為將軍。范睢于是散家財物,盡以報所嘗困戹者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范睢對秦王說:「當初如果沒有王稽的忠誠,我根本進不了函谷關,如果沒有大王的賢能,也不可能讓我當丞相。如今我做了丞相,又被封為侯爵。可王稽才是一個小官兒,這不是他能力所應當擔當的,希望您能提拔他。」秦王立刻封王稽為河東守,把當初救助過范睢的鄭安平拜為將軍,而范睢自己則散盡家財,去幫助那些在自己困苦時幫助過自己的人。

一飯之德必償,睚眥之怨必報。——《史記·范睢蔡澤列傳》

恩怨分明的范睢,活的很真實,對那些指責范睢的人,我只想說:「沒經歷過人生的至暗時刻,妳就無法體會到范睢內心的痛苦!」

一個人的歷史,一家之言。

用戶評論

2023/3/24 4:46: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