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國23:曹操命不該絕,刺曹不成反遭禍,讓女兒坐上皇后位置

這個太醫想謀殺曹操,見曹操識破了自己的計謀,想要強行給曹操喝藥,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。

氣的曹操要查出幕后主使,次日曹操約上國舅董承在涼亭喝酒。誰料董成稱病,拒絕喝酒。

結果曹操沒有生氣,反而給董承開了一副藥方。把太一吉平給拖了上來,嚇的董承直冒汗。

吉平這老頭也夠義氣的,遍體鱗傷的他也不出賣隊友。可悲的是死到臨頭,還不忘了給自己挖個坑,曹操問他。

「你原本有十根手指,怎麼變成九根了呢?」

「我嚼指為誓,誓殺國賊。」

曹操的應對倒是簡單粗暴。

「好一個嚼指為誓,將他剩下的手指全部斬去,看他還有何可嚼。」

硬氣的吉平繼續挖坑道。

「我就是沒了手指,仍然有口可以吞賊。有舌可以罵賊。」

面無表情的曹操繼續成全道。

「割掉他的舌頭,砸掉他的牙齒。」

看自己挖的坑夠埋自己了,太醫吉平直接撞向了一柱子,到死也沒說出主使。死人是無法對證的,大可這樣收場了。結果曹操卻開始了下一步的騷操作,反而問起了一旁的董成。

「你的病可好點了嗎,看來一劑藥還不夠,還得再來一劑。」

直接押上來人證,那就是出賣吉平的下人慶童。還不忘在曹操面前表現起來。

「前天晚上,奴才經過主子的上房。在窗外聽著主子和太一吉平商量,要在丞相的湯藥里下毒。」

這下董承徹底沒了僥幸心理。怒目圓睜大罵道。

「曹賊,事已至此,我別無所求,只求速死。」

結果曹操反而淡定的揮揮手,表示不急,跟董承說起了往事。

「把玉帶詔拿出來吧。」

還不忘給解釋了一下,就是陛下藏在玉帶里的血詔。嘴硬的董承還在硬抗,這時一名士兵送來了物證,一份聯名書。

「拿指血簽的名啊,車騎將軍董承,西涼太守馬騰,長水校尉種輯,左將軍劉備。果然有這個奸賊。」

隨后轉過頭來,審問起了人證慶童。

「你的主子說你賤,因為你犯了兩條大罪。其一身為奴才,你卻與主子的小妾通奸。其二你身為奴才,卻隔窗偷聽主子談話。這還不算,還跑來向我告密。這兩樁大罪的任何一樁,都可以讓你碎尸萬段。」

說完就安排下人,也將慶童拖下去砍了腦袋。這一波騷操可謂神來之筆,首先通過自盡的太醫吉平,成功轉移了大臣們的視線。讓不堅定的大臣看明白,曹操只是不捏死他們。其次賣主求榮的慶童被他砍了,也算是維護了基本的綱常倫理,給自己添加一些忠義的光芒。

此時的董承面露絕望,哪還有心思喝酒,直接起身回到了府中。當然此時的董承,早就沒了自由,走到哪里都有曹操的甲士包圍。而曹操沒有忙著處置董承,反而身披戰甲,帶著軍隊直入皇宮禁地。

「陛下,董承謀反你知道嗎。破指修詔的事,你這麼快就忘了。」

面對曹操的咄咄逼問,在廁所里還意氣風發的他,此時仿佛沒了毛的小鵪鶉。除了瑟瑟發抖以外。什麼都不敢承認。

好在董貴妃也是個實誠人,直接站出來攬下了所有罪名。

「那是我做的事,不關陛下的事。」

曹操也不愿意干掉天子,這個擺設對他還有價值。于是他借坡下驢,命令甲士處死了董貴妃。大漢天子劉協,就這樣看著愛人,死在了自己面前,卻連一句求饒的話都不敢說出來。

在董貴妃死后,曹操為了防止之前的事情再次發生,直接把自己的女兒曹貴妃請了進來。當場要挾天子,立曹貴妃為皇后。天子也沒得選擇。很是乖乖的聽從。曹操這才滿意的帶領甲士們,重新的朝拜了天子一次。

將朝野的事情料理好之后,曹操迫不及待的誓師出征。準備跟袁紹打個時間差,先剿滅劉備,再迎戰袁紹。

這時皇宮之中董承父女,被曹操殺死的消息,也傳到了徐州。作為保皇黨的主要人物,劉備知道生死之戰就在眼前。為了鼓舞士氣同仇敵愾,他焚香祭天為國舅董承披麻戴孝。

「劉備謹此焚香告天,臣與那曹賊勢不兩立。」

當然劉備也藏有后手,在曹操尚未抵達的時候,他就安排大將糜方跑到袁紹大營求援。

「許先生,我家主公的原原話是。他定戰至最后一人,最后一刻。」

隨即許攸向袁紹傳達說。

「那曹操正親統20萬大軍在攻打徐州,如此一來,那許昌定然空虛。請主公立刻揮師東進,一舉蕩平許昌,那曹賊一旦失去了根據,勢必大亂。」

同樣曹操也知道劉備的如意算盤,更比劉備了解袁紹,在遇到事情時往往猶豫良久。曹操就是要賭一把,一鼓作氣拿下徐州,這才能全力迎戰袁紹。

很快曹操到大軍,已經來到徐州城下,慘烈的攻城戰立馬展開。那麼徐州之戰,曹操會順利嗎?劉備的計謀能實現嗎?

預知后事如何?我們下回再聊。喜歡的朋友拜托點贊關注評論,東樂在此謝過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