儲君之爭:不怕沒好事,就怕沒好人,梁王被兩個隊友坑的有多慘?

漢景帝劉啟的身體,眼看著是一天不如一天了,各方勢力為了儲君之位,開始了最后的爭奪。梁王劉武抓住平定七王之亂這個時機,開始籠絡人心,并通過自己的母親竇太后,給漢景帝不斷施加壓力。梁王劉武身邊的羊勝和公孫詭,不斷的給劉武打氣,說梁王這次是勢在必得,太子劉榮被廢,周亞夫被奪了兵權,儲君之位就是梁王的囊中之物了。

借著進京探望竇太后的機會,劉武又開始做起老太太的思想工作了,他說漢景帝劉啟的幾個兒子都太小了,唯一大點的劉榮又被廢掉了。還不如讓他這個弟弟來做儲君,等局面穩固以后,再還給漢景帝的兒子不就行了,這樣就兩全其美了。

十一月,上廢栗太子,竇太后心欲以孝王為後嗣。——《史記·梁孝王世家》

竇太后于是把讓劉武做儲君的想法,告訴了漢景帝。母后提出的要求,漢景帝不好直接拒絕,于是他找到了竇嬰、周亞夫等人,竇嬰說:「陛下,這件事要讓袁盎出手,他不僅學識淵博,而且善于引經據典,屬于口才極佳的人,一定可以讓太后回心轉意的!」「你說袁盎?」漢景帝打心底里不想聽到這個名字,因為就是這個人讓自己殺了恩師晁錯,把自己變成了刻薄寡恩之人,背負了千古罵名。如今還要用他,不殺他都是我開恩了!「陛下,袁盎對于晁錯大夫的事情,一直很內疚,這次也是他主動要求戴罪立功的,請陛下給他一個機會,如果不成就定他個二罪歸一!」

第二天,周亞夫、竇嬰、袁盎等人在漢景帝的帶領下,來見竇太后,一場辯論開始了。竇太后說:「以前也有弟弟繼承皇位的先例,梁王又是我的親兒子,你的親弟弟,有什麼不好,你們都是功勛之臣,對這件事你們怎麼看?」竇嬰沒說話,這位姑母呢脾氣他是知道的,沒有自己說話的份兒。周亞夫也沒說話,他是個粗人,勸人這種事不是他的強項。袁盎說話了,他很有經驗,曾經令丞相周勃和申屠嘉都甘拜下風。

大臣及袁盎等有所關說于景帝,竇太后義格,亦遂不復言以梁王為嗣事由此。——《史記·梁孝王世家》

他說:「太后,周代開始子承父業,到了秦繼承了下來,高皇帝也是這個規矩,這麼做矛盾最小。而弟弟繼承的話,陛下的兒子怎麼辦?弟弟的兒子怎麼辦?兄弟相爭的事情還少嗎?七王之亂就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啊!」竇太后說:「陛下的兒子都太小,讓梁王劉武先做幾年皇帝穩定住局面,然后再把皇位讓出來還給陛下的兒子,不就行了嗎?」

袁盎說:「太后您說的倒是沒錯,可就怕到了那個時候由不得你了!」「你們的意見呢?」「太后,群臣公議,不支持立梁王為儲君!」竇太后嘆了口氣,「看來我不該說,我老了,陛下你看著辦吧!」說著說著,竇太后竟然氣得暈了過去,大家一陣手忙腳亂。

劉武正好來拜見太后,聽說母親昏過去了,不禁大怒,又看到竇嬰、袁盎從里面出來,就知道是這幾個大臣從中作梗。他拔出寶劍,指著竇嬰的鼻子說:「你也是竇氏子孫,竟把太后氣暈過去,如果母后今天有什麼意外,我絕不饒你!」說著揮劍就砍,竇嬰趕緊躲避,袁盎等人也在旁邊拉架,這時候,漢景帝走了出來,他看到劉武要動手,也拔出寶劍,「住手!在母后這里舞刀弄劍,成什麼樣子!」劉武只好收起了寶劍,在漢景帝的眼里露出了一絲殺機。

傍晚時分,梁王劉武來到母親竇太后的寢宮,開始向母親訴苦,說哥哥對自己太刻薄,大臣們都針對自己。竇太后嘆了口氣,才緩緩的說:「你也別說你哥哥刻薄了,娘就問問,你來看我,需要在函谷關外布置重兵嗎?你是來盡孝的,還是來逼宮的?你娘眼睛看不見了,可這心里還是透亮的很,你回去吧!」劉武還想說點什麼替自己辯解,姐姐劉嫖拉起他,「讓娘休息吧!」

劉武離開京城回梁地,在半路上他大罵道:「母親是怎麼知道,我這次在函谷關外屯兵的?」「恐怕是有人通風報信!」羊勝接著說:「韓安國做事老成持重,按道理不會透露什麼風聲啊?」「就怕人家已經不是梁王之臣,而是大漢的重臣了!」「不說了,回梁國再從長計議!」劉武表面不說什麼,內心對韓安國也有了懷疑。

回到梁國后,劉武把韓安國叫來,商討儲君之位的事,羊勝、公孫詭一直建議梁王劉武要采取果斷措施,不要錯過大好時機終身遺憾。韓安國實在看不下去這兩個小丑,他對劉武說:「大王,你不要受羊勝和公孫詭的蠱惑,依我看陛下廢了太子劉榮,那是因為他心目中,早就有了合適的人選!」劉武說:「你說是誰?」韓安國接著說:「雖然臣不能最終確定,但是也可以有七八分的把握!我看膠東王劉徹的可能最大!」「劉徹?一個毛頭小子,是聰明伶俐,但畢竟太小了,如果是他的話,我都懶得和他爭了!」

韓安國連忙繼續說:「大王,劉徹確實是個孩子,但他的母親王娡和舅舅田蚡卻很有心機,同時劉徹和長公主之女陳阿嬌已經結親,這就叫做親上加親,您說她們這麼做是為什麼呢?」劉武疑惑道:「劉徹娶了阿嬌?」韓安國接著說道:「對呀!大王,聽說長公主本來想把女兒許配給劉榮的,結果劉榮之母栗姬出言不遜,惹怒了長公主!王娡主動搭線,最終才促成了這門親事!」「繼續說下去!」「接下來就是大行令栗賁上書立栗姬為后,結果陛下震怒,于是劉榮被廢,栗姬也憂憤而死!」

「大王,一個女人有多少見識!這次主要是大臣們反對,以周亞夫、竇嬰、袁盎為首,只要除了這些人,您的位置就穩了!」「什麼?你們這兩個笨蛋,怎麼能干這種事情呢,謀殺大臣這種事,從來就沒有人做過,況且竇嬰、周亞夫這些人,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,別到了最后謀虎不成,反受其害!大錯鑄成后,就是太后也無力回天了呀!大王,您一定不要被這兩個小人蠱惑!」「你走,我不想再看見你了,不,來人,把韓安國抓起來,不要讓任何人見他!」「天意,天意!」韓安國搖了搖頭,跟著武士們離開了。

夏四月,上立膠東王為太子。梁王怨袁盎及議臣,乃與羊勝、公孫詭之屬陰使人刺殺袁盎及他議臣十馀人。——《史記·梁孝王世家》

不久后,膠東王劉徹果然被立為太子,這下梁王劉武忍不了了。他讓羊勝、公孫詭草擬了一個名單,要把名單上的大臣們全部刺殺。但梁王劉武派出的刺客中,有一個人來到京城后,并沒有立刻動手,而是先去打聽了一下袁盎的為人。結果所有人都對袁盎贊不絕口,于是這個刺客就改變了計劃,他主動找到袁盎,把梁王的計劃對他和盤托出。

刺者至關中,問袁盎,諸君譽之皆不容口。乃見袁盎曰:「臣受梁王金來刺君,君長者,不忍刺君。然後刺君者十馀曹,備之!」——《史記·袁盎晁錯列傳》

袁盎抱拳道:「壯士,大恩不言謝,我這里有些金銀,你盡管拿走!」這個刺客說:「我喜歡錢財,但取之有道,您這樣的人我不忍心傷害,不過,梁王還安排了十幾路人馬,大人一定要小心!」

袁盎心不樂,家又多怪,乃之棓生所問占。還,梁刺客後曹輩果遮刺殺盎安陵郭門外。——《史記·袁盎晁錯列傳》

袁盎心里悶悶不樂,加上最近家里的事情很多,于是心情煩躁,便去找人占卜,在回來的半路上,被梁王的刺客刺死。

除了袁盎外,京城中有十幾個大臣都被殺死了,這下子算是把天捅破了。這麼大的動靜,想不被查出來是不可能的,很快目標就被鎖定到了羊勝、公孫詭,這兩個人是梁王劉武的左右手,你說梁王完全不知情的話,估計沒有人會相信!

逐其賊,未得也。于是天子意梁王,逐賊,果梁使之。——《史記·梁孝王世家》

漢景帝這下有了理由對梁王下手了,竇太后在證據面前也無話可說,這樣心胸狹窄的人,根本沒有做一國之君的資格。「娘老了,陛下看著辦吧!」中尉郅都立刻前往梁地調查,梁王把羊勝、公孫詭藏在了宮里,面對郅都的質問,梁王就是死不認賬,兩個人不知道去哪里了。漢景帝連著發詔書,催著梁王交人,梁王終于坐不住了,讓人釋放了韓安國。

「陛下,您認為您和臨江王劉榮比,陛下更看重誰?」劉武考慮了一下,「我不如臨江王,那是他親兒子!」「大王,七王之亂后,您已經是諸侯之首了,這時更要謙遜低調點,否則一旦太后不在了,陛下會怎麼對付你,就可想而知了!」梁王慌了,「你說該怎麼辦。」「大王,為今之策,立斬羊勝、公孫詭交給皇帝,我帶上貴重機遇,去京城找人斡旋,才有可能化解危機,在等下去的話,你真想讓陛下對您刀兵相見嗎?」

梁王恐,乃使韓安國因長公主謝罪太后,然后得釋。——《史記·梁孝王世家》

「韓安國,你馬上出發,給你兩千金,再把那塊玉也帶過去!」梁王劉武此刻很清楚,如今儲君之位就不要指望了,能保住自己的命就不錯了,梁王劉武的帝王夢徹底破碎了。

一個人的歷史,一家之言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