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口氣看懂伊闕之戰!殺神白起的出道之戰,到底有多強?

在戰國歷史上,伊闕之戰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場戰爭。

在這場戰爭之前,秦國被幾個國家聯手擊敗,被迫各地求和。然后,韓魏兩國又集合了二十多萬大軍,直接堵在秦國的家門口,徹底堵死了秦國東出的通道。

然而這一戰之后,秦國卻直接就地消滅了韓魏兩國的軍隊,硬是把已經被堵死的大門,徹底砸開了。此后,秦國便可以通過崤函通道,不斷進攻韓魏兩國。而精銳軍隊損失大半的韓魏兩國,自此之后,也就只能不斷被動挨打,逐漸被秦國蠶食吞并了。

而扭轉秦國國運,主持這場伊闕之戰的人,就是歷史上那位大名鼎鼎的殺神白起。

那麼,伊闕之戰到底是怎麼打的呢?為什麼伊闕之戰以前,秦國會被韓魏兩國堵在家門口?這一戰當中,白起又是怎麼率領秦軍,一步步消滅了韓魏兩國的聯軍?徹底打開秦國東出的大門呢?

有關伊闕之戰的事情,其實我們還得秦國的秦昭襄王開始說起。

很多人都知道,秦國自從商鞅變法之后,就開始逐漸崛起了。而商鞅搞變法的時候,秦國是秦孝公在位。正是秦孝公和商鞅這對組合,扭轉了秦國的衰落趨勢,重新塑造了秦國的社會體制。

后世所謂的‘奮六世之余烈’,這六世當中,秦孝公就是第一世。

而秦孝公去世之后,接下來他的兒子秦惠文王接班。秦惠文王在位期間,拿下了西邊的義渠,以及巴蜀之地。經過秦惠文王的擴張之后,秦國的地盤,瞬間就翻了一倍不止。而且,自此之后,秦國在函谷關以西,就再也沒有什麼敵人了。

同樣,因為秦惠文王的大力擴張,秦國的國力開始迅速飆升。而其他國家,也終于開始正視秦國的威脅。秦惠文王在位期間,秦國第一次遭遇了其他國家的聯手進攻。不過後來,在秦惠文王的領導之下,秦國還是擊退了各國聯軍,完美的守住了秦國的基本盤。

而這樣一來,大家對于秦國的忌憚,自然也就更強了。

而秦惠文王去世之后,首先是由他的嫡長子接班,這就是秦武王。但是秦武王接班之后,去了一趟周王室。在此期間,秦武王想要嘗試舉起周王室的九鼎,結果被砸死了。因為在位時間比較短,所以秦武王在位期間,沒啥值得多說的。

而秦武王去世之后,因為秦武王本人沒兒子,大家就只能從秦惠文王其他的兒子里面,再挑選一個接班。最后大家選出來的,就是秦昭襄王。

秦武王和秦昭襄王,都是秦國‘六世余烈’中的第三代人。到了他們這一代,秦國已經成了天下有數的頂級強國之一,但是還達不到最強一哥的地步。秦昭襄王剛登基的時候,基本上是秦國、齊國、楚國和趙國,四大強國并立的局面。

另外,因為秦昭襄王登基的時候,比較年幼。所以,秦昭襄王剛登基的時候,秦國的朝政大權,基本上就都掌握在他媽手里,也就是小說里的那個羋月。

秦昭襄王登基之前,秦國的情況,大致就是這樣。

因為有著之前的那些歷史,大家本來就對秦國很忌憚。而此時的秦國內部,短時間內連續換了三位國王,然后又是主少國疑的局面,國內問題很多。這樣一來,其他原本就和秦國有仇的國家,自然不會放過秦國。大家都在等一個機會,然后一起圍毆秦國。

就這樣,到了秦昭襄王登基九年之后,幾大強國終于是等來了這個機會。

自從秦昭襄王登基之后,這九年當中,秦國的大權雖然掌握在那位太后手里。但是秦昭襄王本人,其實也做了很多事情。也正是因為秦昭襄王的這些作為,導致之前的幾年當中,其他幾個國家,一直沒找到圍毆秦國的機會。雖然他們也曾經嘗試過組隊,但是最后都被秦國給破壞了。

而到了秦昭襄王登基第八年的時候,這一年,秦昭襄王卻做了兩件事。

第一件事,叫做挾持楚懷王。簡單來說,當時秦昭襄王借著和楚國談判的名義,先是把楚懷王騙到兩國邊境,然后一步步把楚懷王騙到了咸陽,最后直接軟禁了起來。

堂堂一國之君,靠這種手段,綁架了另外一個國家的國王。雖然戰國時期,大家為了打仗不擇手段,但是這種事情,依然有點犯了眾怒。至少,自此之后,楚國那邊肯定是徹底和秦國翻臉了。

第二件事,則是秦昭襄王任命了那位孟嘗君,作為秦國的相國。

這事說起來其實也有點復雜。簡單來說,孟嘗君原本是齊國的大臣,而且很有威望。但是當時恰好趕上齊國換屆,新國王對孟嘗君比較忌憚,所以就把孟嘗君給一擼到底。

而秦國這邊,當時的秦昭襄王,正想引入一些外來人才,和自己的母親爭權。一聽說這事之后,當即派人去請孟嘗君。但是孟嘗君到了齊國之后,秦昭襄王又很快變卦了。他覺得如果孟嘗君真的做了秦國的相國,很有可能會反過來利用自己的權力,去幫助齊國。

所以最后,秦昭襄王非但沒有用他,反倒是對孟嘗君起了殺心。而孟嘗君當時為了逃跑,還讓門客鉆狗洞偷東西,學公雞打鳴,留下了一個雞鳴狗盜的成語。

靠著雞鳴狗盜的手段,孟嘗君最后逃離了秦國,返回了齊國。而齊國這邊,此時那位新即位的國王,已經徹底坐穩了王位,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忌憚他了。所以孟嘗君回來了之后,齊國就很快再次重用了孟嘗君。

如此一來,孟嘗君在齊國再次掌權之后,自然就想報仇。

總之,這一年,秦國同時得罪了楚國和齊國兩大強國。兩大強國同時翻臉,這就給了大家聯手圍毆齊國的機會。

就這樣,一年之后,在孟嘗君的組織下,齊國、韓國和魏國,首先組成聯軍,直接殺向秦國。韓國和魏國,之前這些年里,被秦國占去了不少地盤,此時自然也想報仇。在和齊國組隊這件事上,幾乎沒有任何意見。

至于楚國,因為楚懷王這時候還在秦國,楚國也不敢輕舉妄動。不過,楚國雖然暫時沒參加組隊,但是也在南方的武關方向,給秦國施加了不少壓力。

就這樣,當三國聯軍浩浩蕩蕩殺向秦國之后,秦國的麻煩就來了。當時三國聯軍這邊,領隊的是齊國的名將匡章。匡章這個名字,后世知道的人不是特別多。但實際上,這人其實是一個頂尖名將。齊國的田忌和孫臏離開之后,軍方基本上就是他來挑大梁。而且,這個匡章,還是孟子的學生,絕對是一個文武雙全的狠角色。

反觀秦國這邊,當時正是新老交替,青黃不接的時代。新生代當中,還沒有能直接挑大梁的狠人。

接下來,秦國和三國聯軍開戰之后,很快就被打了回去,只能依托函谷關進行被動防御。而秦國的退縮,反倒是讓其他國家,看出了秦國的衰弱。所以在這之后,趙國和宋國,後來也陸續加入到了這個攻秦的聯盟。

在五大強國的同時進攻下,秦國這時候終于是徹底難受了。這場戰爭,持續了整整三年的時間。雖然史書上對于這場戰爭詳細經過,記載不是很多。但是我們知道,最后秦國戰敗了,而且連函谷關都丟了。

熟悉戰國歷史的人都知道,函谷關對于秦國來說,絕對是最重要的一個戰略堡壘。一旦函谷關被破,其他國家就可以直接殺入關中,打到秦國的老家。

所以,函谷關被破之后,秦國只能傾盡全國之力,阻擊五國聯盟的進攻。同時,秦昭襄王也派出使臣,去和其他國家割地求和。

在這期間,其實也發生了很多很多精彩的故事。五國聯盟當中,有的國家希望一舉擊潰秦國,有的則不希望秦國就此倒下。這樣一來,在這個過程當中,秦國就有了很多機會。總之到了最后,五國聯軍雖然攻破了函谷關,但是沒能攻入關中腹地。

而秦國這邊,也是主動給其他國家,割讓了不少土地,這才換取了其他國家的退兵。

五國聯盟雖然就此退兵了,但是對于韓魏兩國來說,這場戰爭卻并沒有就此結束。之前的幾十年里,自從秦國完成了變法,秦國就開始不斷欺負這兩個國家。從地圖上來看,韓魏兩國就在函谷關以東。只要秦國想東出,就肯定繞不開這兩個國家,只能硬打。

而這一次,好不容易輪到韓魏兩國揚眉吐氣,反過去打疼了秦國。那麼接下來,韓魏兩國自然要想辦法,擴大自己的勝利優勢。

于是最后,韓魏兩國的高層,經過一番商量之后,決定依舊維持同盟關系。同時,兩國各自派出大軍,組成一支強大的聯合軍隊,直接擺在崤函通道的東側。

如此一來,有了這支大軍的阻擊,秦國以后東出的通道,就徹底被堵死了。

只是堵了一條通道,為什麼就讓秦國這麼難受呢?為了解釋這個問題,這里我們得說一些秦國的地理知識。

從地圖上來看,秦昭襄王在位時期的秦國,已經占據了今天的陜西、甘肅、四川等地。而從當時秦國的地盤來看,想要向外擴張,通道確實不止一條。

第一個通道,其實是走陜北方向,然后折而向東,直接進攻山西。這個方向,其實也是易守難攻。因為當時這塊地方,鹽堿化非常嚴重,而且西高東低。秦國通過這個方向,向外進攻很容易。而其他國家想要打進來,卻需要翻越大量的沼澤和鹽堿地,補給難度會變得極大。

當年商鞅變法之前,秦國之所以能夠保住關中地區的基本盤。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控制了這個區域。要不然在戰國初期的時候,魏國和趙國,很可能通過這個方向,直接把秦國給滅了。

不過對于這時候的秦國來說,這個方向暫時意義不大。因為這個方向出去之后,秦國首先需要面對的是趙國,而不是韓魏兩國。之前趙國雖然參加了五國聯盟,但是和秦國的整體關系,還有回旋的余地。秦國也不想在這個時候,徹底和趙國撕破臉。

所以這個方向,在這個階段意義不大。

而在西南方向,則是存在了兩條通道。一條是武關通道,這條通道,可以直接進攻楚國。當年秦孝公和秦惠文王在位期間,已經徹底控制了這塊區域。進可攻退可守。

另外一條通道,則是從四川方向,直接順長江而下。但是這條通道,需要直接通過三峽地區。考慮當時秦國的造船技術有限,秦國也不太可能大規模從這條線出擊。而且,這條線出去之后,面對的還是楚國!

而如果想要對付韓國和魏國的話,最好的方案,就是直接通過崤函通道。如果不走崤函通道,那就只能先去進攻趙國和楚國。但是當時秦國制定的國策,就是先打韓魏兩國。因為這兩個國家的綜合國力,相對來說要弱一些。

如此一來,這個問題就成了一個死結。

如果從其他方向出擊,會直接遇上楚國和趙國。而如果從崤函通道出擊,在這條通道的盡頭,則是擺著二十多萬的韓魏聯軍,徹底把秦國給堵死了。

說到這里,很多人可能會再次提出一個問題:既然只能走崤函通道,那就直接打唄!反正秦國的綜合國力,肯定比韓魏兩國強。就算是拿人命去堆,肯定也能耗死這兩個國家。

道理確實是這樣的。

但是實際操作起來,就不是這麼回事了。

這里我們得再說一個地理概念:塬。塬是黃土高原上一種很特殊的地勢,簡單來說,就是因為黃河的存在,黃土高原上被流水沖刷之后,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獨立的土塊。

這種地貌,和山不太一樣,但是又很類似。塬的特點,就在于邊緣特別陡峭,落差可能會大到幾十米甚至上百米。而塬的上面,往往又會很平坦。

而在關中到河南地區,就橫亙著這樣一座大塬,叫做稠桑塬。稠桑塬恰好位于秦嶺與黃河中間,在這座稠桑塬內部,只有一條被流水沖刷出來的通道,稍微好走一點,這就是崤函通道。

那麼,如果不走下面這條通道,直接從塬上行軍,可不可以呢?答案顯然是不行!因為在這座稠桑塬上面,喬木密布,桑樹叢生。也就是說,如果秦國當時直接從塬上行軍,需要先花費很大的力氣,開辟一條通道出來再說。

而且,就算秦軍穿過了整個稠桑塬,接下來又該怎麼下去呢?要知道,塬這種地勢的周圍,往往都有幾十米的落差,極為陡峭。如果是少數人的話,或許可以直接用繩子下去。但如果換做十萬大軍,那得用多少繩子,才能把這十萬人全都放下去呢?

十萬人緩慢爬繩子下去,這期間韓魏兩國不可能發現不了。所以只要秦軍敢這麼做,還沒等下去呢,韓魏兩國就直接打過來了。

那麼,如果直接派遣優勢兵力,用人數優勢,直接飛龍騎臉,碾壓過去可不可以呢?

這個方法,同樣還是不行。

因為以當時秦國的國力來說,雖然堪比韓魏兩國聯手,甚至還要更勝一籌。但是別忘了,秦國在其他方向,還要防備趙國和楚國。

而且,如果秦國孤注一擲,從全國范圍內征兵,強行進攻韓魏兩國。那韓魏兩國也不需要硬抗,直接稍退一步,進行原地固守。這樣一來,短時間內秦國根本不可能吃下韓魏兩國的二十多萬聯軍。而其他國家,得知秦國再次東出之后,也一定會派軍隊前來阻擊秦國,或者直接從武關或者陜北方向,進攻秦國本土。

也就是說,秦國如果想打開韓魏兩國的封鎖,不光要勝,而且還得速勝!同時,還要最大程度上,進行殲滅戰,消滅這二十多萬聯軍!只有這樣,韓魏兩國短時間內,無法再組織反攻。其他國家,也沒有時間來進行增援。這樣的話,秦國才有機會在仗打完之后,迅速在崤函通道的另一端,打下一塊區域,建立起一塊橋頭堡。

這仗該怎麼打呢?

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,韓魏兩國這一招,都等于是把秦國徹底鎖死了。所以,韓魏兩國那邊,其實也是有高人的。而從秦國這邊來看,不管怎麼進攻,好像都無法打破這種封鎖,以后就只能被堵在函谷關以西了。

就是在這樣的糟糕局面下,一個關鍵人物的出現,徹底改變了歷史。

這個人,就是那位殺神白起。

公元前296年,秦國簽訂了割地協議,五國聯軍撤退。從五國聯軍撤退的那一刻開始,秦國高層就開始籌劃接下來復仇的事情。

因為老一代的秦國猛將,此時都已經去世的差不多了。而且,秦昭襄王此時也急需培養自己的人手,擺脫公族和外戚的挾持。所以在這之后,秦昭襄王開始大力提拔一些年輕將領。

然后,在這些年輕將領當中,秦昭襄王就發現了白起的存在。

對于白起的早年經歷,以及家世傳承,這些東西正史上統統沒有記載。但是後來那位唐朝大詩人白居易,自稱是白起的三十世孫。白居易自己說,他們家這一脈的祖上,其實是楚國王族的后裔。但是後來,因為楚國內部的一些問題,流亡到了秦國。然后到了白起這一代,靠著軍功,逐漸脫穎而出。

這種說法,后世史學界普遍是有爭議的。雖然白居易的詩,寫的確實是很好。但是他的這種說法,確實沒有其他相關史料可以佐證。所以這樣一來,后世對于白起早年的經歷,基本上是沒什麼了解的。

我們只知道,白起應該和秦昭襄王的舅舅魏冉,關系不錯。因為白起能夠被秦昭襄王看中,就是魏冉推薦的。

這個魏冉,在秦國的歷史上,也是一個關鍵人物。他不光是秦昭襄王的親舅舅,而且在秦昭襄王在位期間,魏冉更是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。之前秦昭襄王登基的時候,就是魏冉帶著軍隊,穩住了咸陽的局面,這才讓秦昭襄王順利坐穩了王位。

面對自己親舅舅的推薦,就算白起再拉胯,秦昭襄王肯定也得給點面子,多考察一下。而這一考察,秦昭襄王很快就發現:白起的能力,似乎遠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強!

既然這樣,白起自然就很快得到了秦昭襄王的重用。沒過多久,白起就直接被提拔為左庶長。

當秦國這邊提拔新人的時候,韓魏兩國那邊,也發生了一些事情。就在秦國和各國簽訂和約這一年,韓魏兩國的老國君,幾乎同時去世了。兩個國家,同時進行換屆,這就勢必對兩國內部,產生很大的影響。

而從秦國這邊來看,這顯然是一個好機會。

所以,一年多以后,到了公元前294年。隨著秦國這邊準備妥當,秦昭襄王首先派一個叫向壽的人,負責指揮接下來的戰爭。向壽在正史上的記載,并不算多。我們只知道,這個人是秦昭襄王他母親那邊的親戚,也算是出身外戚。而且,在秦昭襄王即位初期的時候,這個人也出了大力氣。

最關鍵的是,這個人也很會打仗。早在十年之前,他就曾經帶領秦國軍隊,拿下了原屬于韓國的宜陽地區。這對秦國來說,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勝利。因為宜陽地區,除了戰略位置很重要之外,還是有當時中原地區最大的鐵礦。

之前韓國能夠成為戰國七雄之一,很大程度上來說,就是因為占據了這座鐵礦,可以鍛造最精良的武器。

不過,在接下來的戰爭當中,向壽的發揮情況,卻似乎并不理想。

正史上對于這段歷史的記載,并不算詳細。我們只知道,向壽率兵東出之后,很快拿下了韓國的武遂地區。但是後來,秦昭襄王卻很快換下了向壽,改為任命白起,作為這支軍隊的主帥。

對此,后世普遍猜測,這應該是向壽的戰績不太理想,導致秦國軍隊傷亡過大。而且,在拿下武遂的過程當中,秦國雖然占據了一塊地盤,但是卻并沒有重創韓國的主力軍隊。反倒是讓韓國主力從容后撤,直接退守伊闕地區,并且開始向其他國家求援。

如此一來,秦國面對的局面,自然就更加棘手了。

要知道,此時擺在秦國面前最大的難題,就是如何速勝。單純占據一點地盤,對秦國沒什麼意義。所以,向壽的這個戰績,顯然不太符合秦國的預期。雖然表面上奪得了一些地盤,但實際上卻讓戰局變得更糟糕了。

而韓國這邊,被秦國進攻之后,第一時間開始向其他國家求援。此后,魏國首先派出援軍,由魏國大將公孫喜統領。

這個公孫喜,也算是一個挺能打的將軍。魏國自從龐涓被殺之后,基本上就沒什麼特別能打的牛人了。而這個公孫喜,則是魏國此時唯一還算出色的將軍。之前五國伐秦的時候,魏國的軍隊就是由他統領,攻破了秦國的函谷關。

而韓國這邊,主帥則是暴鳶。這個人和公孫喜的水平差不多,之前也曾經參加過攻破函谷關的戰爭。根據后世史學家推測,當時韓魏兩國堵門的這個戰術,很有可能就是這倆人提出來的。

等到魏國這邊的援軍抵達之后,這個時候,韓魏兩國的聯軍,已經多達二十四萬!魏國此時或許還有余力,但是國力稍弱一些的韓國,此時幾乎已經算是傾巢而出了。

反觀秦國那邊,當時白起手底下,只有十萬左右的軍隊,整體人數不到韓魏聯軍的一半。

堂堂秦國,面對這種決定國家命運的戰爭,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大的疏漏?連軍隊士兵的數量,都遠遠不夠呢?

對此,后世史學家普通推測,應該就是之前向壽打武遂的時候,傷亡比較大。拿下了武遂之后,秦國也需要分出大量軍隊,去武遂地區駐守。

而且,之前白起這邊,還拿下了旁邊的新城。從地圖上來看,新城的地理位置,一樣十分關鍵,可以扼守南方。一旦楚國打算增援,新城地區的秦軍,也可以依托新城地區的地理優勢,暫時擋住楚國。

之前傷亡不小,武遂和新城方向,又都需要留人駐守。再加上秦國在其他方向,也需要足夠的軍隊,去防備趙國和楚國偷襲。

這樣算下來,秦國的軍隊,自然就不夠用了。

所以,白起接手秦軍指揮權的時候,面對的其實是一個爛的不能再爛的攤子。不但兵力上要以一敵二,而且還要主動進攻。同時,白起還必須得消滅大量韓魏聯軍主力,徹底重創兩國。

不然的話,單純打退韓魏兩國,只能說是雖勝尤敗。因為接下來,兩國還是會再次進攻秦國的軍隊。等到其他國家前來增援之后,秦國好不容易拿下的武遂地區,最后還是會被再次奪走。

一旦這個局面,以后的崤函通道,就會成為秦國越不過去的坎。

所以,此時的白起就需要思考,如何才能在弱勢兵力下,以一敵二,同時還得重創敵軍,一鼓作氣消滅敵軍主力呢?

如果是一般的將軍,肯定無法完成這個任務。

但是換成白起,白起最后卻想到了辦法。

白起注意到,韓魏兩國此時雖然組成了聯盟,但是兩國的軍隊,卻是分開駐扎的。這也就意味著,兩國之間并沒有想象的那麼團結。同時,秦國的情報也說明,兩國的指揮官,也都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。

不管是魏國的公孫喜,還是韓國的暴鳶,都想讓對方先頂上去,消耗秦軍。然后,自己再進行收尾,最后摘果子。

這種情況,就給了白起各個擊破的機會。

根據韓魏兩國的特點,接下來,白起制定了一個非常精妙的作戰計劃。首先,白起先是故布疑兵,做出一副要主攻韓國這邊的架勢。

而當這支疑兵開始發動之后,韓國那邊,顯然很快進入了作戰狀態。而魏國這邊,注意力同樣也被吸引了過去。此時的魏國,就等著韓國和秦國兩敗俱傷之后,再出去摘果子了。

而接下來,當韓魏聯軍的注意力,都被吸引過去之后。白起則是帶著秦軍主力,悄悄繞到了魏國軍隊的后方,突然從背后對魏國發起進攻。

這事說起來很容易,但是做起來其實很難。很難想象,當時白起是如何指揮十萬大軍,悄悄避過了魏國探哨的監視,直接轉移到了魏國軍隊的后方。因為正史記載有限,今天這一帶的地形地貌,和兩千多年前也不太一樣,所以我們也無法復盤這一戰。

但顯然,當白起成功吸引了韓魏聯軍的注意,并且把主力帶到魏國身后的時候,他就已經贏了一半了。

此后,就在魏國軍隊大意之際,白起忽然率軍,從背后對魏軍發起猛攻。在白起的突襲之后,魏軍根本就反應不過來。而且,伊闕地區的地理位置比較特殊,戰場的地形比較狹窄。短時間內,魏國的主將公孫喜,根本就沒辦法指揮軍隊,調轉方向。

在古代實際戰爭當中,想要調整軍隊方向,那可不是喊一聲‘后隊改前隊’就可以了,這涉及到一大堆的陣型變化。而沒能來得及調整陣型的魏國,被秦國軍隊一陣猛沖,自然很快就崩潰了。

而接下來,放魏軍潰敗之后,自然只能向韓國這邊靠攏。但是這樣一來,潰敗的魏國軍隊,反倒是把韓國軍隊的陣型,也給沖散了。等到韓國軍陣被沖散之后,白起直接率領主力,從側翼對韓國軍隊發起了進攻。

就這樣,在極短時間內,韓魏兩國的軍隊,陣型都被沖亂了。

而在這種戰爭當中,一旦陣型被沖亂,接下來等待韓魏兩國的,就只剩下屠殺了。

面對秦軍的進攻,此時韓魏兩國,想要撤退都做不到。因為戰場地形太狹窄,不允許大規模撤退。如此一來,兩國聯軍跑都跑不了,只能就地等死。

所以最后,一場大戰結束,韓魏兩國的24萬聯軍,幾乎被白起盡數殲滅。

這一戰打完之后,魏國或許還有能力再戰。但是韓國這邊,精銳幾乎就被打光了。短時間內,韓國不可能再來進攻秦國。所以接下來,白起就得以順利攻占了一大塊地盤。并且在崤函通道的東側,建立了一大塊防御區域。

自此之后,秦國就可以憑借這塊區域,不斷暴打韓魏兩國。而韓魏兩國的堵門戰術,也就算是徹底被破了。

這就是歷史上真實的伊闕之戰。

伊闕之戰,雖然只是白起在正史上指揮的第一場戰爭。但是這場戰爭,卻充分展現出了白起超強的指揮能力。而且,此戰之后,秦國也徹底突破了韓魏兩國的封鎖,可以繼續向東擴張了。

用戶評論